赵承安

墙头很多爬不过来
也叫黄尽时

知乎体|在战争期间谈恋爱是一种怎样的体验(ET)

#就当作是阿门洲也有知乎这玩意儿吧

#就当作凯勒布里安在阿门洲有了自己的幸福吧

#第一次写知乎体,写得不好请尽情吐槽,我自己在知乎上都没写过这么多字O_o这篇知乎体却写了4k+

#如果内容有撞梗,请及时指出

#这是50fo点文,点文清一色ET我也是有点醉醉哒

#许久没有碰过ET了,ooc*3预警

#求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还能接受的话,请往下拉

——————————————————————————————

 

在战争期间谈恋爱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题主是一个年轻的精灵,出生在阿门洲,没有经历过战乱的纷争。前几天带着对象回家见父母,父母讲起了他们的爱情故事,发生在魔戒战争时期,当时中土动乱,父亲上了战场,母亲在后方时时担忧着,好在最后父亲平安归来,父母也坐上了西渡的船只。我一直在和平的环境下成长,所以对战争时期的故事还是很向往。听说知乎上老前辈也挺多,所以冒昧问一下在战争期间谈恋爱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瑞文戴尔领主

愿这漫天星辰,照亮你前行的路/专于历史、医药、剑术                 5278

 

没想到这么多赞了,而且评论区有人已经认出我了,那我就取匿了。

 

其实我想对题主说,爱情不因时间地点环境的变化而变化,最重要的是你们的心意,你们对于彼此的坚守,对于你们爱情的坚持。你们生长在和平年代,少了很多我们那个时候的无可奈何,少了很多战争年代的生离死别。所谓爱情,不过珍惜与知足罢了。

 

针对评论区的疑问,我这里解释几句。我和凯勒布里安的故事已经过去很久了,而且在一起的时候也是真心相爱的,就像瑟兰迪尔和他的王后一样。你们想象的玩弄感情实在不是我和他能干的出来的。我们都不是孩子,肩上的责任有多重我们都十分明晰。瑟兰迪尔于我,不仅仅是年少路过的盛放的鲜花,更是不断流的溪水。尽管我们曾经分离,曾有分歧,但这不会改变我们之间的感情。评论区也有指责我的,说我辜负了凯勒布里安,我只想说,决定西渡这件事的是我们两个人,与他人无关,也请诸位不要去打扰凯勒布里安的生活,她现在找到了新的伴侣,我很替她高兴。每个人都有权利去选择最适合自己的。

 

 

以下是原答案。

 

 ——————————————————————————————

谢邀,但是出于保护隐私我决定匿名回答问题。

首先恭喜题主能够找到心爱的人,也祝你们早日成婚携手一生。

 

在知乎这个平台上我大概可以算是一个老人了。我出生在第一纪元,史书上记载的几场大战我几乎都经历甚至参与了。我的童年、青年、中年都仿佛与战争绑定在一起。但是我也感谢这些战争,让我成长为今日的自己。

 

 

出生后不久,正赶上费艾诺众子袭击西瑞安港,我的父亲在外地无法及时赶回,我的母亲为了保护我和我的弟弟选择自杀,然而我和弟弟却被敌军掳走,在一个偏远的地方生活直至愤怒之战被吉尔加拉德王救出,而后来我就一直留在至高王帐下。

 

 

一直到第二纪元,我都以为我会平静地生活下去,直到索伦入侵埃里阿多。而也是在这段被后世称为“最后同盟”的日子里,我邂逅了一生的挚爱,并与他最终携手阿门洲。

 

我是诺多族精灵,而他却是辛达。

 

诺多和辛达的血海深仇我也不愿多说。我虽自认性格温厚平等待人,但在那个尚且称得上年少轻狂的年纪,骨子里的骄傲抹杀不掉,我也是很不喜辛达一族的。我一直不觉得自己会和他们有很多的交集,但是,维拉在上,有的时候不得不说命运实在是神奇。很多时候话不能说的太绝,而当我第一眼看到他我就知道他会在我的生命中扮演十分重要的角色。

 

和他的相遇是在伤病帐中。我会些医术,时常在各个帐篷之间走动,也会在伤兵营做些简单的治疗。那个时候战争正吃紧,伤患不停地送进来,医者不够我就去凑了个数。我正给一位诺多族士兵敷好药,缠好绷带,一抬头就看见了他金色的长发。他是辛达那边的一位军官,这个时候也过来慰问伤员。他声音很清脆,带着少年人的些许焦躁。而很久以后我才知道他竟比我大了不少年岁。我那个时候只是惊讶于他美丽的金发,虽然沾上了血污,但却掩盖不住底下的光芒。我处理完手边的事务就站了起来,却不小心撞到了他。他轻声“嘶”了一下我便知道大概是碰到伤口了。正邪之战时期,哪还顾得上诺多与辛达的区别,我强行拉着他去重新处理了伤口,他的伤不轻,却一直强撑着,医者仁心,我自然多念叨了几句,却被他反驳了半天,最后倒像是我太自作多情似的。但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对他上了心。

许是天意吧,之后我每次来伤兵营都能碰到他。一开始还只是点个头问个好,说说今日的战事,日子长了倒也和他聊些别的,从古老的传说到至高王的八卦,从瑞文戴尔的瀑布讲到大绿林的古树。一来二去的,竟也成了朋友。

之后有段时间,战事缓和了不少,至高王那里也没什么事,我便经常去他的营帐。那个时候我已经领教了他的毒舌,每次和他聊天,总会被他气得半死,而他也总是乐此不疲地噎我。大概一见钟情的力量是强大的,我一直被他吸引着,跟自虐一样去听他的毒舌。但是平心而论,他实在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朋友。他见识广博,武艺也十分高强,审美品位也与众不同,我从未想过有一天能和一个辛达相谈甚欢。

那个时候大家都年轻,对于情爱一事也没有过多的体会,以为可以一直以挚友的身份走下去。直到他的父亲,也是他的上司战死的那一天。那一天我也在战场上,和他隔得有些远。也许战争年代和和平年代的爱情最大的不同就是战争时期生离死别如同家常便饭一般吧。那个时候我正对付着几个半兽人,而辛达那边的惊呼声尽管由于距离问题传过来有些微弱了,但是仿佛有心灵感应一样,我直觉他那里有了麻烦。迅速解决掉几个敌人我就往他那里跑去,他的眼神我一生都忘不了。他的父亲被一击致死,就在他的身边。他抱着他的父亲,眼圈很红,紧紧咬着嘴唇,但是眼神却十分坚定,甚至可以说是冷漠了。他嘱咐了他的副官带走他父亲的尸体,声音没有一丝抖动,然后举起了他父亲的剑。

不过短短几十秒,我见证了他的蜕变,那一刻心灵上的撼动不可谓不巨大。

战场上生死不过一念之间,我哪里顾得上和他说些什么,涌上来的敌军冲散了我们,那一天我自己也是心神不定,下手比以往都狠绝了不少。

那天晚上我去找过他好几次,都被他的卫兵拦下了。后来半夜我实在是放心不下他,打晕了他的卫兵进了他的营帐。他安安静静地坐着,手不住地抚摸着他父亲的剑。脸色苍白,眼神也是有些空洞。我快步走到他身边,想说的话一个字都说不出口。相顾无言,很久以后他突然起身,抱住了我,把头靠在我的肩上。说起来他倒是要比我高上一点,我又何曾见过他脆弱如斯的样子。大概是太累了,精神打击太大,他靠着我的肩就睡着了。我把他扶到床上,安顿好他。看着他的眉眼,我竟克制不住地吻了上去。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事后我急忙退开,却看到他的眼皮动了一下。我心慌地离开,在月色下发起了呆。我终于想清楚了自己对他的感情,第二天遇见他时却在他的眼中也看到了一丝情愫。没有告白,没有任何暗示,我们在一起了,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现在想来也是胆大,当初怎么就认定他的心思和我一样呢。

没有你们期待的卿卿我我、浓情蜜意,战争岁月能保命就不错了。刀光剑影、金戈铁马才是主旋律。大大小小的战役,我和他都受过伤,有皮外之伤,也有重伤。但是我们都好好的活下来了,为了对方。那个时候,彼此是唯一的支撑着我们走下去的信念。每天晚上,我都去他的营帐和他说会话,什么都有,哪怕只是两个人静静地坐着都觉得无比美好。

 

但是我们后来也分手了。

在战争结束的那一天。

 

我和他都心知肚明的很。身份、家族、性别……我们有一千个不在一起的理由。分手和在一起一样,十分的平淡。他骑着马,对我说:“后会有期。”然后头也不回地跟上队伍。我在夕阳下远远地望着他,然后也回到了自己的队伍。

百年过后,我收到了他结婚的邀请函,但是我没有去。在他结婚后不久,我也找到了伴侣。

也许你们有人要开始指责我了,但是这也可以说是战争岁月和和平年代的不同吧。我们那个时候,有太多的身不由己。我和他都互相理解,变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来往的书信都是涉及公事,私下也没有多少见面的机会,即使见了也是徒生尴尬。

之后便听闻他的妻子因故去世,只留下了一个襁褓中的孩子。外界传言中,他也变成了一个暴怒贪财性格恶劣的人。我听到这些传言时只是无奈的笑了笑,我的妻子问我信不信,我告诉她:“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我选朋友的眼光。”

总觉得维拉一直在开我的玩笑,千年之后,我的妻子回娘家的路上受到了袭击,身心俱创,哪怕我后来治好了她的创伤,她也下定决心要西渡。那个时候我们都是孤家寡人,却囿于繁忙的事务无所交集。而当我三千年之后见到他的儿子时,才惊讶于时间的流逝。他的儿子和他很像,发色,五官,轮廓,一模一样。那个时候我真真正正开始思念起了他。

 

一直以为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他,但是我和他的缘分可能真的只能靠战争联系起来。就是在现在称为“五军之战”的战场上,我又见到了他。精灵都是永生,三千年的岁月竟也没有怎么改变他的容貌,只是更显成熟,多了沉淀。再一次的并肩作战,仿佛又回到了年少轻狂的岁月,而感情也重新燃了起来。我享受和他一起制定战术的夜晚,一起拼搏厮杀的白昼。偶尔聊起来带孩子的故事,也是一阵发笑。一晃经年,我们从孩子变成了孩子们的父亲。

成熟的爱情和年少时期有了很多不同,来往的信件公事信函最后会附上一句“我想你”,会细心地为对方准备一次宴会,看到适合他的宝石会买下来寄给他,而他也会抄录珍藏的古籍,抑或将新发现的药草给我。

他的身上有严重的伤,我在五军之战的时候发现了。无药可愈,只能拖着吊着。然而他倔强的性子比起年轻时没有收敛,反而更放肆了。细细写给他的叮嘱看都不看,该吃的药也不按时间吃。有一次我去他那里,他正瞒着他的下属偷偷把药倒掉。我跟他又吵了一架。我责备他不爱惜自己,他却一副自暴自弃的样子。这个伤我们都有底,中土大陆上根本没有人能治愈它,我却抱着试试看的希望一次又一次地尝试。在他看来,兴许是太浪费时间了吧。

 

魔戒之战后,精灵一族式微。我提议一起西渡阿门洲,却被他一口拒绝。他放不下自己的职责,自己承担的责任,毅然不肯随我一起走。我苦口婆心地劝了他好多年,他却油盐不进。直到他的儿子在他的饭菜里下了药才把他拖上船。说来也可笑,他那么固执倔强的一个人,却格外听他儿子的。他们以前有过百年的不和,还特意写信问我我和自己孩子的相处,不过随着他孩子的年岁见长,他们之间关系倒是缓和了很多。他的孩子和他一样,也是一个认死理的人,针尖对麦芒的戏经常在他们家上演。

 

到了阿门洲之后,他一直记恨着我把他骗上船这件事(明明不是我干的),冷战了一阵子。不过在众人的努力下,我们早已和好,不然我也不会来这里答题了是吧(笑)。

 

写完答案又看了一遍,感觉没有怎么写到点子上,一不小心也写了这么多,感觉把这里当作纪念我们感情的地方了呢。

 

他是我永远的春天,而我也愿做他的星辰。

 

 

 

 

评论区:

路人甲:首杀!

路人乙:二杀!

路人丙:故事感人!

……

主子又在买买买:我好像被秀了一脸

家里又财政赤字了:听楼上这么一说……我也…………@专业拐卖人口给我来一打墨镜

专业拐卖人口:不好意思他们俩的闪光弹太强烈了,我这里没有这么高级别的墨镜。

谁说我没洗头:@主子又在买买买@家里又财政赤字了习惯就好

你才是熊孩子:@主子又在买买买@家里又财政赤字了习惯就好

傍晚的星星:@春天不散不谢(*^__^*) 嘻嘻

春天不散:……我不想说什么……答主你出来我们好好谈谈

主子又在买买买:前排围观

家里又财政赤字了:前排围观

专业拐卖人口:前排围观

谁说我没洗头:前排围观

你才是熊孩子:前排围观

傍晚的星星:前排围观

灵魂歌手:前排围观

是银树不是绿树:前排围观

叫我女王大人:前排围观

阿肯宝石不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春天不散你也有今天

我只想安安静静抽个烟罢了:@春天不散你还好吧

Prince是哪个prince:前方发来战报:@春天不散已经出门了

团子:萝林已全体出动观战

你猜我是谁:噫,父亲加油

我猜你是谁:噫,父亲加油


评论(34)

热度(61)

© 赵承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