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承安

墙头很多爬不过来
也叫黄尽时

张起灵20150817贺文 驾照 Chapter1

张起灵20150817贺文

驾照



OOC严重,时间轴混乱,背景为2017年,小哥从青铜门出来两年。出来后瓶邪两只在一起了。今天等待考科四的时候开的脑洞。写着自娱自乐。

Chapter1

张起灵是个没有驾照的人。

“这不废话么!小哥他不是连户口都没有吗!”王胖子啃着鸡腿,嘴里嘀嘀咕咕的。
“是啊,小哥,要不你也去考个驾照吧。”解语花喝着小酒,悠悠地说道,“再说了,我觉得张起灵开起车来的样子应该还是蛮帅的。吴邪,你别告诉我你不期待张起灵载着你兜风!”
“你以为我不想啊?老子天天给他开车都开出颈椎病腰间盘突出了!”吴邪和解语花一个cheer,干了手中的酒。
王胖子用手肘戳了吴邪几下,脸上带着点“不怀好意”的笑:“天真啊,快让你家小哥去考个驾照吧!以后我们也能沾沾光坐坐张家族长的车!”
“我倒是想。可是人家一个黑户,我怎么给他弄啊!”吴邪表示“我很无奈”。
解语花一脸了然:“在我们这由着你作威作福,可怎么一到张起灵那儿你就不行了!你要是死活让他去他敢不去么!诶,你吴家小三爷的霸气都侧漏光了么?”
“小哥这几天又不在,你们光跟我说有什么用啊。等过几天小哥回来了再商量呗。哥几个好久不见,喝酒喝酒!”
“你这小子,几日不见,转移话题的能力大幅提高了啊!”
“还不是拜你解大当家所赐!”

楼外楼的包间里,倒斗界三位大佬开始了日常没营养的对话。

回家之后,吴邪确实认认真真思考起了让张起灵去考个驾照的可行性。
“诶,小哥这种连身份证都没有的人,出门都不能带他坐火车,更别提出国出去玩了。每次都要我开车,一天七八个小时开下来简直要了人命了!等到小哥会开了,我也就可以坐着休息了。”吴邪坐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痴痴地笑着。

“我回来了。”熟悉的声音在熟悉的钥匙转动声响起后响起。
“小哥,欢迎回来!”吴邪从白日梦里将自己解放出来,给了张起灵一个大大的拥抱。淡漠的男人有些生涩地把自己的手放到吴邪的背上,尽管相处已久,他似乎仍是不习惯如此亲密的动作。
“先去洗个澡吧,这么多天在外面,条件也是不会好到哪里去的……”
耳边的絮絮叨叨虽然繁琐但却意外的温暖,张起灵小心翼翼地收紧了自己的怀抱,把头靠在吴邪的肩膀上。
“小哥?小哥?张起灵!”久未得到回应,吴邪心塞地发现张起灵居然靠在自己身上睡着了!睡!着!了!他认命地把张起灵扶到浴室,简单洗漱后两个人躺在了开着空调温度适宜的房间里。
吴邪轻轻推了一下张起灵,但是一旁的男人却一丁点反应都没有。
“张起灵!张起灵!”吴邪给那个熟睡的男人掩好了被子,细细地用指尖描摹着男人的脸庞。
十年未见,他仍是记忆里的模样,自己却显出苍老。
从额头到眉梢再到鼻尖,一路下滑至薄薄的嘴唇,都是熟悉。
“小哥,你说,我去给你办个户口好么?”确认张起灵的熟睡,吴邪自顾自地开启了话唠模式,“办了身份证你就可以上户口,以前不是开玩笑说哪天你要是没地方去了就来西湖找我,我收留你,我把我们的名字写在一起,想想都是很美好的事呢。哎呀我一个快四十的人了居然还这么少女我自己都醉了。”
“小哥,你有了身份证就可以去学车了,若你拿到驾照我们两个可以换一辆好一点的车,然后去游山玩水。两个人换着来开也不会特别累,你想去哪我们就可以开到哪里去。你若是觉得开车坐车累,也可以一起买动车高铁或者飞机票,一起去看黄山的日出三亚的日落,内蒙的草原漠河的飞雪。我们可以去马尔代夫海钓,也可以去挪威芬兰看极光。小哥,你觉得怎么样呢?”
“好,都听你的。”听到声音,正在梳理张起灵头发的吴邪的手瞬时就冻住了。
“你你你……闷油瓶你怎么醒着?”吴邪吃惊的程度不亚于第一次见到野鸡脖子。
“我一直都醒着。吴邪,你若想去,我便陪你。”

张起灵其实也是个情圣。
“别看它平时不声不响的,一旦说起话来简直要了人老命了。”吴邪在又一次聚会上这样说着,王胖子表示这是一种虐待动物的行为。

评论(1)

热度(7)

© 赵承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