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承安

墙头很多爬不过来
也叫黄尽时

11.命犯桃花

神经病的文风写手就是我了
之前写的时候太赶了好多情节没写出来
有缘补充

大小眼的小事情:

作者:行舟


 


对不起还是被我写成了搞笑文。


用了一个一人之下也青的梗。


 



艺术来源于生活。这话说的太踏//马对了。


王杰希从king size plus的床上醒来时这样想到。他身边还有一个和他一样浑身赤裸的男人。虽然他自己并没有觉得什么不适。


“网文都不流行这个套路了。”他正这样嘀嘀咕咕的时候房门被粗暴地打开了。


王杰希停住了伸向衬衫的手,微微低了头,把被子往下扯,露出自己的八块腹肌。随后他抬起眼,一片清明,锐利得像一把尖刀。


“大清早的不请自来,可不是韩警官一贯的作风啊。”来人将近一米九的身高,皮肤黝黑,神色严峻,站在那里就有一种让人喘不过气的压力。


“王先生,我们接到举报,您涉嫌扰乱金融秩序,请跟我们走一趟。”


“韩警官你知道的,我一向遵纪守法,怎么可能做出这样丧心病狂的事呢?“


“王先生,请配合我们进行调查,我们不会随意诬陷一个好人。“


“魂穿还带别人一起穿的吗?老韩居然从楼下卖包子的变成了警//察,世事无常世事无常啊。“王杰希起身慢条斯理地穿衣服,丝毫不把自己魂穿这件事放在心上,同时也无视了原本躺在他身边的男人。“长成这样也敢爬我的床?谁给你的勇气?”


 


 



肖时钦现在很想骂人。但他良好的修养让他及时住嘴了。


“这世界比我删过的文都离谱。”“是不是我之前封别人文太多次了现在报应来了?”“按照一般套路我是要打败大魔王拯救世界还是与恶龙搏斗救出公主?”无数个念头从他脑海里闪过。“难道是我穿越成某个霸道总裁的地下情人,喜欢跟他玩SM的那种吧?!这都什么play啊!绑成这样太没职业水准了吧!”


肖时钦尝试挣开绑在他身上的绳子,但是肌肉仿佛被注射了胆碱酯酶阻断剂一般毫无力气。


“孩子们不懂事,委屈肖先生了。”门甫一被推开,一个略显轻佻的声音传了出来。


“方先生?”方士谦这个死傲娇真的哪都见得到啊,之前就天天在自己面前秀猫,气得自己差点想拉黑他,魂穿了居然还绑架自己?有这么对自己的房东先生的嘛?


“还不快给肖先生松绑?之前怎么跟你们说的?要客客气气地把肖先生请过来。你看看你们,啊?”


“方先生,既然误会一场,那就好好把话说清楚。”肖时钦活动了一下自己被绑了一个晚上的四肢,顿觉神清气爽。


“我知道肖先生名下的‘雷霆’最近在考虑一个大项目,但是听说资金方面出了点问题。”方士谦把手下人赶出去后搬了把凳子坐在肖时钦对面。


“哦?那又怎样?听方先生的口气似乎‘微草’有一份大礼要送给‘雷霆’?”肖时钦突然露出了笑容,看上去让他更像一个学生了。


“‘微草’从来不做赔钱的买卖,不过这一份交易我觉得肖先生应该会很感兴趣,不如先听听我的条件。”


 


 


 



“方士谦给了你多少钱?”王杰希好整以暇地坐在牢房里,他刚结束一场讯问,却看不出一丝疲相,心里却想着“神仙就是好啊,体力精力max”。


“总之是一个让我很满意的数字,王先生就不要多问了。”肖时钦靠在门边,手上转着一把锋利的匕首,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进来的。


“方四千这个败家玩意儿!”王杰希低低地骂了一句,“然后呢,我应该怎么配合你从这里出去?”


“嗯?王先生可不要自作多情啊,谁告诉你我是来救你出去的?”


“那你这么大费周章地进来是要来做什么?这种地方随意来去你让韩警官他们怎么做人?”


肖时钦从口袋里抽出一袋粉末,打开后朝天一挥,又迅速抽出一张符纸拍在王杰希肩膀上:“方先生觉得王先生最近多灾多难,想让我来看一看您是不是身上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方士谦你个败家子!等我出去看我不弄死你!”如果思想可以杀人,那么方士谦恐怕已经感受过十大酷刑,一只脚跨过了忘川。


“奇怪,明明都很正常啊,甚至有一股来自东方世界的神秘力量在保护着你。”肖时钦打量了起来。


“……”


“不过王先生,我观你面相,怕是近些日子命犯桃花。”肖时钦一把抓起王杰希的手摸了起来,手指细长有力,是个做直播会引得姑娘们疯狂刷礼物的料。


“可你明明在摸骨。”


“哎对了,王先生,不知道你有没有做过一些奇奇怪怪的梦?”肖时钦又在自己的牛仔裤袋里翻找了半天,在一堆饭卡门禁卡地铁卡身份证中间找到了一张泛黄的纸片,“或者说你有没有见过这张纸上的一些字符?”


这个凡人怎么知道这么多?王杰希为了隐瞒自己的身份选择了不说。


 


 



肖时钦觉得他自己可能最近也水逆了。


好好地当着网站内容审核员偏偏遇上魂穿。魂穿也就算了还穿到一个经济大萧条时期小投行总裁身上。没有香槟美女别墅豪车也就算了居然还得业余降妖除魔赚零花,这都什么事儿啊!


你看好不容易接了笔大订单,可是客户看上去脑子不太清醒。哎,人生艰难。


但是不管生活怎么操//蛋,日子还得这么过下去。


虽然方士谦只想要知道王杰希是不是被鬼上身,但是肖时钦实在对王杰希的身体哦不体质感兴趣,在他这具身体原有的记忆里,他从未遇见过这样的人哦不体质。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缺钱,王杰希作为一个现成的大腿,不抱白不抱,寻找有利的资源也是他作为投行总裁的本职工作。


所以王杰希为什么会对那张符纸毫无反应呢?就算没有鬼上身,普通人多多少少也会感到一些不适,莫非,他不是人?


肖时钦被自己的猜测吓到了。他合上手中的书,老旧的书页有些脆,摩挲之间有“沙沙”的响动。


果然还是应该和王先生多接触接触。也许就是一个新的case啊弄不好我在这个世界也能流芳百世千古留名,在降妖除魔史上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要不约他出来吃个饭吧。


肖时钦划开了手机锁屏。


 


 


 



“老王,蓝雨那边攒了个局说请咱们过去,还有兴欣和雷霆的人。后天晚上五点半在烟雨楼。”方士谦手上鼠标键盘不停,屏幕上花花绿绿的怪一个接一个地倒了下去。


“行,你安排。还有,别上班时间打游戏成吗?扣你工资啊。”王杰希在通讯录“肖时钦”那一栏上停留了一会,最终还是选择了锁屏。


王杰希其实注意肖时钦很久了。与此同时王杰希不爽喻文州和黄少天还有叶修也很久了。前两个是因为脱单buff实在令人不爽,后一个则是拉不下脸跟他比谁更不要脸。这样一想自己必须拉拢肖时钦,以此来对抗饭桌上的暗流涌动。


是的,就是这样。我才不是因为他脸好看呢。


王杰希在心里重复了好几遍上面这行字。


于是王杰希叫上许斌准备出门。


“我说老王啊什么事这么急啊我还没算完这个月该收的保护费呢!”许斌被强行拖离椅子,只来得及给自己的Excel按下Ctrl+S和Alt+F4。


“买衣服。”王杰希四平八稳地回答,仿佛内心没有一点波澜。


“什……什么?”


“买衣服。”


“我看你一天换一套衣服,还要买?”


“……我乐意。你话怎么这么多?年终奖要不要了?”


“我我我错了老板!赏我口饭吃吧!我上有没退休的爹妈下有嗷嗷待哺的猫狗!”


“跟我上车。”


 


 



肖时钦穿了件衬衫套了件毛线背心、一条卡其色休闲裤,脚踩一双帆布鞋就出门了。六站地铁被人要微信三次要手机两次被方学才吐槽装嫩十八次。终于在离约定时间差五分钟的时候到了包厢。


喻文州和黄少天穿着情侣卫衣,叶修和方锐则是老大爷白内搭加风衣,看着都挺正常。万万没想到王杰希和方士谦居然穿了正装!


肖时钦打了招呼后自然而然地坐到喻文州身边,跟喻文州咬耳朵:“这个微草大佬平时也这么骚气的嘛?”


喻文州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给自己和黄少天的酒杯里倒满酒,起身向剩下六个人致敬:“感谢大家今天给我喻文州一个面子,各位也都是道上有头有脸的人,我想着也该资源互通,报答一下大家平日对我的照顾。没有大家的扶持也就没有今日的蓝雨!”


“文州啊,说人话,大家都这么熟了,没必要这么拐弯抹角的。”叶修按灭了烟头,向喻文州举杯。


“既然叶神都发话了,那我也只说了。今天是我和少天确认关系的第七年,向大家宣告一下我们下个月要结婚,份子钱可别少了!”


“就是就是,叶不修你别指望着能逃过去,老王你也不许耍花招,时钦你更别仗着你和文州十年上下铺就想打折扣!”


“黄少你得了吧。还是感谢喻文州同志给我们收了这么一个祸害,我先干为敬!”肖时钦爽快地一口干。


“时钦别光说我啊,有本事你也赶紧收一个祸害。”喻文州吃了一口黄少天夹给他的小笼包。


“行,要是真有那么一天你出的份子钱别太少啊。”


 


 



王杰希觉得肖时钦真的长得很好看。


那天在监狱里靠在门上笑着看他很好看。甩符纸的动作很好看。摸他手的时候很好看。穿着衬衫毛衣休闲裤帆布鞋很好看。喝酒的时候脖子仰起的角度很好看。喝多了脸色酡红的样子也很好看。


当然现在和他面对面坐着谈生意的样子更好看。


被喻文州和黄少天塞了一嘴狗粮后他们终于结束了这个充满酸臭味的饭局。而后王杰希邀请肖时钦第二天商谈一笔交易。


他们见面的地点在王杰希名下的一家咖啡店,包厢小而隐秘,卡布奇诺甜腻的香气萦绕在他们俩身边。


“原来他喜欢这么甜的东西。这么可爱的嘛?”王杰希抿了一口自己的美式。


“王先生,您看现在微草的情况不容乐观,我觉得您也不想一天到晚被韩警官叫去问话,而我们雷霆目前也急需一笔资金盘活现金流,我认为我们还是有很大的合作空间的。”


“哦?具体说说?”


“这几天我和学才大致拟了个方案……”


王杰希觉得自己现在就是周幽王唐明皇,颜控就是这么要人命。


“行,那我带回去再研究一下。还有,‘王先生’太生分了,叫我杰希就好。”


“那王先生也叫我时钦就可以。”


“嗯?”


“杰希。”


“这才对。”


“杰希,记得把佣金打我卡上。”


“好。合作愉快!“


“嗯,合作愉快!“


 


 



肖时钦用他前世一千天的删帖工作经验作担保,王杰希绝对是在撩他。


且不说那天饭局上一直黏在他身上的视线,那天谈生意时心不在焉甚至在最后妄图以称呼来拉近两个人距离的表现,就足够说明王杰希深谙网络文学主角团谈恋爱的套路。更别说现在他们身上有魂穿buff投行buff黑道buff,集齐了爆款小说必备客观元素。


Emmmmmm难道自己必须得谈个恋爱才能回去吗?


不能吧我觉得我还是挺直的。


肖时钦在心里重复了好几遍上面这一行字。


不过王杰希不仅长得好看,气质又好,性格也可爱,工作能力强的没话说。上次的提案他带回去以后修修改改,弥补了自己很多的思考盲点。作为一个男人,优秀得让人心生嫉妒。


“老大有您的快递。”方学才咬着根棒棒糖捧了个大箱子进来。


肖时钦迎上去:“别一天到晚老大老大的,我们是做正经生意的。东西给我吧。”


“哎哎哎我没帮你拿,这箱子是我的。”


“你买什么了啊这么大一个。”


“餐巾纸。”


“啧啧啧。”


“想什么呢?肖时钦你让一让啊,别堵门口啊。”


“你个没良心的。行行行我这就下去自己去拿。“


哦凑方学才没告诉我快递是人啊。


 


 



“我觉得你很好,要不要考虑跟我谈个恋爱。”王杰希站在“雷霆”的大门口,前台的小姑娘花痴的眼神一直没有移动。


“这么草率吗?”肖时钦觉得自己是不能好了,有限的感情经历完全不够应付目前的状况。


“一想到你就没办法冷静下来,只能直接冲过来找你。”


“好。”


 



“砰”的一声王杰希摔倒在地。


“!!!”


肖时钦赶紧打120把王杰希送到医院。


经过一个小时的等待后终于见到了清醒的王杰希。


“你感觉怎么样?”


“我没事。只是还有一句话没来得及说。”


“送命题吗?。”


“不是。我有事瞒着你。我本天庭司掌药材的星君,应天命下凡历劫,只有我顺利渡劫让微草走上正轨我才能重新回天庭。”


“所以呢?”


“我下凡的时候没人告诉我这一次是情劫。”


“那你现在什么打算?”


“没什么打算。我都命犯桃花我还能怎么办?”


当然是谈一场恋爱啦!


 


【准备仇杀对象的梗】


【背景】经济大衰退时期,银行信用危机,有神仙的存在。


 


【王杰希】星宿化成的仙君,结果被天庭扔下来却莫名奇妙成了黑帮巨佬,为了赶紧回天庭而努力为公司洗白。


 


【肖时钦】小投行总裁,为了公司的发展而接一些旁人不愿意接待的客户;驱鬼师家族,因为受到的教育而把除妖降魔作为己任,身为正经人却擅长舞刀弄枪。


 


【目标】王杰希重新拿回神格,并且达成感情线he


 


 


【活动玩法】


1.每人报名时可以提交自己设定的世界观以及底下的王&肖(包含职业、年龄、专长、身世等),并设定一项必须两人共同达成的目标/任务或条件。


 


2.报名结束候每个参加者会领到随机另一位匿名小伙伴的设定。


 


3.请创作一篇文/图,当自己设定的角色,魂穿到小伙伴设定的世界,只有透过剧情完成小伙伴设定中指定的目标,才能END穿回来。


 


4.魂穿后只会有自己原本世界的记忆/性格/技能/语言,此外两人彼此的关系(不认识/朋友/恋人)与原世界相同,身体为新世界的身体,对于穿到新世界的一切请自行探索发展。


 


5.魂穿后不会与该世界的王&肖同时存在(因为他们穿到其他世界去了XD),但可随意查看或利用他们留下来的物品或讯息。


 


 


 


 



评论

热度(19)

  1. 赵承安大小眼的小事情 转载了此文字
    神经病的文风写手就是我了之前写的时候太赶了好多情节没写出来有缘补充
© 赵承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