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承安

墙头很多爬不过来
也叫黄尽时

【王肖】经年(下)

改了个名

赶在正式上课前把之前没写完的下半段放出来

是的后天开始上课了

两个礼拜后我还有一场考试然而现在附近进度才一半,背都背不完orz

前文做了修改

(上)不过影响不大

其余文章见归档

希望大家给我评论啊!!我基本上每条都回的!评论啥都行啊我想有人陪我聊天!

————————————————————————————


2035年

三十六岁的王杰希参加了大学好友的二婚婚礼。

三十五岁的肖时钦终于摇到了机动车牌号。

 

2036年

三十七岁的王杰希考出了潜水证。

三十六的肖时钦加班加到被送医院。

 

2037年

三十八岁的王杰希终于能烧一桌子武汉菜和北京菜。

三十七岁的肖时钦办了健身房的年卡。

 

2038年

三十九岁的王杰希带着肖时钦回了自己父母家。

三十八岁的肖时钦买好了过年回武汉的机票。

 

2039年

四十岁的王杰希收到了来自肖时钦的大礼。

三十九岁的肖时钦惊讶王杰希的体力怎么还这么好。

 

2040年

四十一岁的王杰希买了只橘猫,叫它“郡主”。

四十岁的肖时钦收到了一只萨摩耶,给它起名叫“仙女”。

 

2041年

四十二岁的王杰希每天都不想溜猫。

四十一岁的肖时钦每天都出门遛狗。

 

2042年

四十三岁的王杰希策划了一次欧洲十五日游。

四十二岁的肖时钦回国多了一张结婚证。

 

2043年

四十四岁的王杰希被败诉的被告方拿刀捅进了医院。

四十三岁的肖时钦绣了一个护身符拿到寺庙里去开光。

 

2045年

四十五岁的王杰希手下新来了一个叫高英杰的实习生。

四十四岁的肖时钦评论说王杰希的好爸爸属性又被激活了。

 

2045年

四十六岁的王杰希电脑坏了,懒得出门就叫肖时钦帮他看一眼。

四十五岁的肖时钦修电脑的时候不小心破了一个隐藏文件的密码,然后追着王杰希打了一个星期。

 

2046年

四十七岁的王杰希又新买了一份人寿保险。

四十六岁的肖时钦把自己的一份保险受益人改成了王杰希。

 

2047年

四十八岁的王杰希换了家里的第三台洗衣机。

四十七岁的肖时钦快要抱不动“郡主”。

 

2048年

四十九岁的王杰希开始热爱书法。

四十八岁的肖时钦跳槽去了一家创业公司当顾问。

 

2049年

五十岁的王杰希换了房子。

四十九岁的肖时钦拍了在一起二十周年纪念照。

 

2050年

五十一岁的王杰希送走了郡主。

五十岁的肖时钦无比盼望着退休的那一天。

 

2051年

五十二岁的王杰希在一场流感中不幸中招,一个月了咳嗽还没好。

五十一岁的肖时钦学会了雪梨和橙子的一百种吃法*。

 

2052年

五十三岁的王杰希又养了一对鹦鹉。

五十二岁的肖时钦每天都想红烧鹦鹉。

 

2053年

五十四岁的王杰希收到了高英杰的婚礼请柬。

五十三岁的肖时钦笑着说嫁儿子的感觉怎么样。

 

2054年

五十五岁的王杰希想肖时钦可能是很喜欢孩子的吧,看得出他很喜欢邻居家新出生的小女儿。

五十四岁的肖时钦气得用手边的词典打王杰希的头,说他是不是年纪大了脑子不好使了成天想些有的没的。

 

2055年

五十六岁的王杰希被邀请回校做讲座,受到了一众女大学生的追捧。

五十五岁的肖时钦对此表示很大度,并表示如果女大学生们知道王杰希在家里是个连被子都不乐意叠的存在可能要脱粉一半。

 

2056年

五十七岁的王杰希买彩票中了十块。

五十六岁的肖时钦买彩票中了一百万。

 

2057年

五十八岁的王杰希终于学会了打麻将。

五十七岁的肖时钦却爱上了多米诺骨牌。

 

2058年

五十九岁的王杰希开始奔波于家和医院照顾他的癌症母亲。

五十八岁的肖时钦在烦恼原先供职的公司的分红问题。

 

2059年

六十岁的王杰希还是送走了他的母亲。

五十九岁的肖时钦最终还是选择辞职,随后进入了一个NGO**。

 

 

END

 

*雪梨和橙子对止咳有好处

**NGO:无政府组织

 

 

 

以下是我的瞎说:

 

我们无法挽留一个逝去的人,正如我们无法修补碎裂的瓷片。

 

不是每一个故事都有一个美好的结尾,所以我也私心地让他们的故事戛然而止。

一方面身边五六十岁的人相对较少,我的父母还没有到那个年纪,我的祖父母一辈的却都已经七十多了,另一方面描写岁月流逝总是一件沉重的压得人心里喘不过气,我不愿意去写王杰希和肖时钦两人中任意一个人的衰老和死亡,意外太不可承受,病逝又显得折磨。所以我很突兀地停手了。

 

以前总是对外婆外公爷爷奶奶的生活不够关注,随着年岁渐长,逐渐感知到他们的老去,尽管不愿意却也不得不思考他们的老去,甚至死亡,再联想到自己的未来,那似乎是一条看得到尽头的道路。读完剩下两年半的本科,考研或者保研,拿到执医执照和规培证,进到一家医院,从住院医开始,主治,副高,也许运气好能混出一个正高。然后按部就班的退休。然后呢?也许年纪大了会在家里练练书法,捡起多年不看的书,带着单反四处拍拍照,然后在某一天在家里倒下,被抬上救护车,身上插满管子,病床前或许有另一半,有孩子,有朋友,也许没有。然后在某一个夜晚安静地告别这个世界。如此想来人生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所以我总是再给自己假设另一条路。如果我不是这样呢?如果我不这样走呢?

 

就像写这篇文的初衷,我想想象一下如果他们就是普通人,从事着普通的职业,和主流相比他们只是选择了同性作为自己后半生的同行者。他们曾经也有过春心萌动的学生时代,和初恋经历过蜜月期,也有冷战和分离。他们穿过风雨,但是保留着一颗赤诚之心。他们各自纠结,各自怀念,隔着十万八千里思考这一段感情。等到拨云见日的那一天,他们的心却又无比坚定。他们应该是无惧流言的,他们“出格”的行为,放肆的方式,但是“泡的是一把潇潇而立的君子骨”。他们的出柜不仅仅是恋情暴露的补救,而是谨慎思考后续对策之后的选择。他们也会面临中年危机,也需要赡养老人,需要考虑在和父母异地的情况下如何履行自己人子的职责,需要考虑在法治条件不完善的情况下如何保证意外时另一半的权益。他们不是只爱美人不要江山的存在,他们“不羁”的恋情背后也有他们应该承担的责任。

 

所以他们的爱情才是“正经男生”的故事。


评论(19)

热度(37)

© 赵承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