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承安

墙头很多爬不过来
也叫黄尽时

【曦澄】蓝曦臣,秀恩爱也要讲基本法啊

情人节贺文!

爬回墙头一个月,目睹了多起xfxy,产粮净化tag。

希望萌曦澄的大家都要好好的,不要被一些奇奇怪怪的人扰乱了心思。

祝曦澄情人节快乐,在每一个平行世界里他们都爱彼此!

OOC预警!

打滚求评论呀

以前的粮:

没有国王游戏的聚会不是好大学生活

蓝曦臣四次和江澄擦肩而过,一次他拉住了他的手并吻了他

虚拟与现实

其余见归档

——————————————————————————————

蓝启仁:大侄子,以公谋私也要讲家训啊

(一)

“叔父,蓝家今年的财政收入还是没有多少增长呢。”

“嗯?我看看。”

“听闻云梦江晚吟对于打理生意很有一套,我觉得可以向他讨教一些经验。”

“嗯,我也听说了,江家产业遍布九州,江晚吟好手段。你既然有此心意,去拜访学习一下也不错。”

 

(二)

“叔父,与江宗主的这一番交谈着实令我茅塞顿开。”

“有收获就好,可有一些接下来的想法?”

“我觉得两家可以再多一些相互合作,比如balabalabala”

“我觉得可以。”

 

(三)

“叔父,我打算去云梦一趟,和江宗主商量一下两家的后续合作。”

“去吧。”

 

(四)

“叔父,江宗主希望两家能够在药材方面也多一些来往,我打算去一趟云梦。”

“去吧。”

 

(五)

“叔父,晚吟打算亲自来一趟姑苏。”

“那你好生招待着。”

 

(六)

让你好生招待也没让你把人招待到你自己的卧室啊!

 

 

 

 

蓝忘机:兄长,甩锅给我也要讲家训啊

(一)

如果时间能够倒退,蓝忘机绝对不会在那一天回云深不知处。

 

(二)

“忘机,听闻你已回云深,路途遥远,带着魏公子好生歇息一番………………江宗主染了风寒,我恐怕要在莲花坞多耽搁些时日,这几日的公务先劳烦你帮兄长处理一下了。”

蓝湛现下携着魏婴云游,偌大一个蓝家都是蓝曦臣在看护着,心里也觉得着实有些对不起自家兄长,不就是文书吗,看!

 

(三)

“忘机,明日我要去清河与几位宗主商议下一次清谈会的事宜,公务就拜托你了。”

蓝忘机:……好像不能拒绝呢。

 

(四)

“忘机,晚吟说莲花坞的莲花开的正好,邀我过去赏莲,公务就……”

蓝忘机:emmmmm兄长什么时候和江澄关系这么好了

 

(五)

“忘机,我……”

“兄长,公务我会处理的。”

 

(六)

“忘机,……”

“好的,兄长。”

 

(七)

“忘……”

“好。”

 

(八)

魏婴,我们今年不回蓝家了吧。

兄长,有点辣眼睛。

 

 

 

 

江管事:蓝宗主,追求我家宗主也要讲我家家训啊!

(蓝大:江家家训不就是明知不可而为之吗?)

(一)

“江管事敬启”

 

(二)

这是这个月江管事收到的第十封来自姑苏云深不知处的信,落款的都是大名鼎鼎的泽芜君。

 

(三)

信里的内容不是要叮嘱自己看着自家宗主一些,就是叮嘱自己看着自家宗主一些。小到天冷穿衣少喝酒少吃辣,大到受伤后的日常养护。江管事很烦,真的很烦。他自己还要盯着莲花坞上下有没有人不安分江家产业有没有在给宗主好好的赚钱呢,现在又来一个泽芜君。

 

(四)

我能拒绝吗?

算了算了,不敢,怂。

 

(五)

不仅如此,江管事还要接收来自姑苏的各种礼物。

什么灵石药材啦,珍稀古籍啦,天子笑啦,苏绣啦,桂花糖啦,路过彩衣镇想起当年笑着接枇杷的你就给你买了一篮的枇杷啦,等等等等。

 

(六)

“泽芜君不日来访,收拾间客房给他住吧?”

某一日自家宗主这样说道。

什么?泽芜君和我家宗主的关系已经好到可以留宿了吗?那离一起睡觉是不是不远了?

 

(七)

夭寿啦泽芜君居然真的睡了我家宗主!

 

 

 

小团子:父亲,宠阿爹也要讲江家家训啊

(不管是吃药还是ABO反正曦澄两人就是有了个团子)

(一)

“阿爹,我想出去逛灯会!”

“我还在看公文,你叫你父亲陪你去,我等下再来找你们。”

“父亲~~”

“可是我要陪你阿爹看公文啊。”

“哇——”

 

(二)

“蓝涣,你就陪你儿子出去呗,我等下来找你们啊,乖。”

“那晚吟亲我一下。”

“……”结果还是亲了。

“我也要阿爹亲亲~~”

“晚吟那我们走了,你早点过来找我们。”

今天的团子还是没要到他阿爹的亲亲呢。

 

(三)

“父亲,糖~”

“好,给你买。”

“父亲,糕~”

“好,给你买。”

“父亲,糖人~”

“别吃了,再多吃就要蛀牙了。你阿爹会不高兴的。”

“那我吃你手上拿着的。”

“这是给你阿爹买的。”

团子:好气啊好想哭。

 

(四)

“阿爹,阿爹,我们在这里~”

“晚吟,你来了。”

“嗯,孩子没哭吧。”

“没,批公文辛苦你了。”

“没什么,走吧,要不要去放花灯?”

“要!也要阿爹抱抱。”

“你阿爹刚忙完,别累着他,我抱你吧。”

“我没事,我抱吧。”

一刻钟后,团子又回到了蓝大的怀里。

 

(五)

“晚吟,这个簪子不错,要不要试试。”

“……家里多得很,花这个钱干嘛。”

结果还是戴着新簪子戴了一晚上。

“晚吟,这个糖不错,要不要尝尝?”

“多大的人了还吃这个。”

结果还是被喂了一嘴糖。

“晚吟,放烟花了呢。”

“嗯。”

“晚吟,我想亲你。”

“///”

团子的眼睛又一次被捂住了。

 

 

 

 

金凌:舅妈,宠我舅舅也要讲金家家训啊!

(蓝大:嗯?阿凌叫我什么来着?还有金家家训是什么?我怎么不知道?)

(一)

金凌第一次感到自己在舅舅心中的地位不保不是在他当表哥的瞬间,而是在很久很久以前,久到蓝宗主还没把江宗主招待到自己的卧室,久到江宗主还没给蓝宗主在莲花坞收拾出一间再也没有住过人的客房。

 

(二)

那一日他按照常理带着仙子欢欢喜喜地来到莲花坞,然而找了半天都没找到他舅舅。终于在莲花池边的亭子里,看到了他心心念念的舅舅。什么,旁边还有人?天哪居然是蓝宗主!

但是金凌已经来不及后悔了,仙子带着他一起向他舅舅扑去。

他舅舅灵活的一闪,于是一脸懵逼的蓝宗主就这样被仙子踹下了湖。

 

(三)

“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冒冒失失跌跌撞撞的,教你的道理都喂仙子了吗?腿不想要了直接说,何必这么麻烦。给泽芜君赔礼道歉去!”

舅舅你变了,我以前掉下湖的时候你都给我擦头发的,现在你只是甩了块毛巾给我。

你去给谁擦头发了,你告诉我呀!

我去打断他的腿!

 

(四)

再后来,泽芜君莫名其妙经常来金麟台找他。

有的时候是托他转交一些灵石药材之类的小东西。

有的时候是来教他处理宗族事务。

你问为什么?

金凌不想说,金凌心里苦。

 

(五)

你强大一些你舅舅就能少花一些心思在你身上了呀。

 

(六)

金凌想了想他还没有打断泽芜君腿的实力,只能忍着。

顺便接受了自己的舅妈是一个比自己舅舅长得高长得帅修为高脾气好的男的。


END

评论(12)

热度(135)

© 赵承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