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承安

墙头很多爬不过来
也叫黄尽时

【all黄】喻文州和王杰希都不错,我选择叶修(反正就是个脑洞)

全员OOC




期中考凉了。

打算放纵自我。

丢一个很早以前想的脑洞。

很烂俗很狗血也很无聊。 


 

人物设定和情节设定参考港剧《澳门街》(又名《十月初五的月光》,强烈安利这部剧,初哥哥真的太美好了)

 

时间设定在抗战前的上海。

 

文州的母亲是歌女,鱼鱼母亲被亲生父亲欺骗了以后就把文州抛弃了,天天的妈妈就收养了文州。文州经受打击后一直不会说话,全靠手语和别人交流。

文州到天天家的时候天天还很小,文州就经常照顾天天。

少天小时候很皮,文州就经常帮他收拾烂摊子。

文州的母亲曾经留给文州一个哨子,4、5岁的时候天天妈妈就给天天做了一个一样的,因为文州不会说话,文州就设计了一些简单的方式来进行交流,例如三短一长表示你在哪之类的。

年纪大起来以后就开始有人给天天说亲,天天表示文州都没娶我干嘛这么着急,街坊邻居就开始感慨文州长这么好看,也会干活,也聪明,可惜是个哑巴。天天就急了,跟别人争论。说着说着就开始打了起来,路过的老王纯属躺枪,被石头丢到了,然后文州天天还有老王就这样被迫不打不相识了。

老王之前在美国有学过手语,所以也能和文州交流。老王其实还是蛮欣赏文州的,但是对文州这种一味护崽的心态表示嫌弃。文州就表示保护天天二十年来也习惯了,老王就反问文州那要是以后天天成家立业了你难道还这么护着他么。文州楞了一下,很失落地说能看他多久就看多吧。

老王是归国的记者,平时除了写社论也写一些民生方面的东西,一来二去就和文州天天还有轩哥于锋混熟了。

老王其实是北京人,出国前和家里闹翻了,所以现在回国也不去北京留在了上海,天天对上海熟,虽然有的时候要看店,但也隔三差五溜出去带老王走街串巷,一般都带着文州。然后老王就跟文州吐槽说天天话太多,佩服文州忍了天天这么多年。

文州虽然不会说话,但是因为出事的时候他已经五岁了,因此以前也是认字说话的,自己后来也会看一些书啊什么的,和老王其实在某种程度上也很聊得来。天天就属于只喜欢看一些话本,虽然也正经读过几年书,但是还是和文州在气质上有一点不一样。

老叶调职到上海,天天比谁都激动。

天天一直很想去当兵,但是家里不同意。天天的格斗术很好,蹭了轩哥的枪枪法很准。天天很崇拜在战场上很厉害的老叶,经常和老王说起来想亲眼见一见老叶。老王表示老叶我熟啊,可以给你介绍,于是老王、老叶、文州、天天四个人一起吃了饭。

天天得见男神之后很是激动,梦想着能和老叶比试一下枪法格斗之类的。老叶也喜欢逗小朋友,和天天一撩一炸的。

虽然一直念叨着老叶,天天却差不多天天和老王呆在一起,老王的同事四千就打趣他们俩,天天就害羞了。有一段时间故意避着老王,老王也很无奈。

之后四千在街上偶遇天天,造谣说老王他们报社一个妹子走得很近,天天就吃醋了。

老王其实是先意识到自己喜欢天天的,但是这个认知太shock了,虽然老王也很风骚很新潮,但是还是自己暗落落地做了好几天思想工作。

天天吃醋来找老王后,老王决定把话说开,天天还是有点犹豫的,突然把窗户纸捅破了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

天天的好基友乐乐明面上是个唱花旦的但是实际上是黑帮百花的二当家,还和大当家大孙有那么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也一直有传言说大孙包养了乐乐。天天之前还去问过乐乐,乐乐表示随他们传,自己知道事实就好。就在老王跟天天告白之后,天天神魂颠倒地走进了乐乐的后台,还撞见了大孙和乐乐亲亲,天天就震惊了。乐乐就跟天天说他和大孙其实是真的。天天突然就领悟了,走出后台就看见了一起来看戏的老叶和老王。天天就把老王叫住了,老王鸽了和老叶的约饭,和天天去吃小吃了。吃的时候天天就和老王说他也人生第一次谈恋爱就是个男的有点震惊但是自己既然想开了就会和他好好走下去,总之老王和天天就开始虐狗模式。

老叶第二天就看出来了,一看老王春风得意的样子就明白了。

老叶其实喜欢天天,但是自己过着枪口舔血的日子也不想把天天拉下水,觉得和天天这样相处蛮好的,就还是带着天天照旧出去跑跑马、打打枪。

老王和天天的事情还是瞒着大家的,但是文州早就看出了他们俩不对头,天天倒是很痛快地和文州承认了。(鱼鱼:我能怎么办呢?)

过年的时候小事情回国了,得知老王和天天在一起的时候还是表示很惊讶的。但是他和老王毕竟也是和平分手的,当时也真的少年心性,现在也能坐下来喝杯咖啡什么的。小事情和老王的事情天天也知道了,虽然天天和小事情以前是很好的玩伴,但总归有点膈应了,倒是文州和小事情越走越近。小事情是想请文州去美国的,美国有很好的医生能够治疗文州的这种情况,而且小事情和翔翔现在也关系不错,翔翔的爹是驻美外交官,帮鱼鱼弄一张票不是难事。小事情这次回国也是想带着自己表妹小戴一起出去,他们家准备移民,毕竟国内太乱。

小事情和文州一起去办出国手续,天天也死活要跟着去,因为报社和大使馆离得不远,于是在街上遇到了老王。四个人在街上的时候遇到了爆炸案,天天下意识地把喻总护在身后,之后还有人乱开枪的,天天也为了文州挡了一枪,这个时候文州喊出了天天的名字,大家都很惊讶。在混乱中文州也受了点伤,但是一直和天天在一起,老王看了全程就有点不得劲了。

老王其实也知道文州喜欢天天,但是文州还有点过不去这里这道坎,他也能感受到天天对文州的特殊,但是有的就怕自己想太多,也没办法。

轩哥虽然出场不多,但是作为经常帮天天结账的人,他也经常跟着文州天天老王厮混。

轩哥去医院看望他们三个的时候,文州天天是一间病房,老王在另一间。老王就跟轩哥说他觉得天天真正喜欢的是天天,他希望轩哥能旁敲侧击一下天天。老王虽然知道自己放不下天天,但是也不希望自己是用这样的手段和天天在一起。这段对话刚好被天天听到了。天天也开始反思。

天天也意识到自己对文州不一样的感情,但是自己之前一直把他局限在兄弟之情里。

这个时候突然爆出了大孙和乐乐的事情,还上了报,大孙手下的人开始造反了,大孙在混战中被打上了手腕,从此右手拿不了枪。乐乐为了大孙决定离开上海,但是大孙觉得自己怎么能让喜欢的人就这么离开自己,更何况乐乐还是隐藏的二当家,乐乐安排了小远接自己的班,一个人走了。

乐乐走之前见了天天,乐乐跟天天说爱需要付出代价,但是他更希望天天能够珍惜身边人。天天也很受触动。

因为之前受伤了,文州暂时没法去美国。正好那个医生受邀来上海讲座,确诊文州不能开口说话还是心理因素。天天就很激动,每天都在刺激文州。文州也自己一个人背地里在努力练习开口说话。

不知不觉又是一年,新年的时候轩哥请天天、文州、老王、小事情、老叶来自己家一起看烟花。轩哥啊小事情啊其实是希望文州表白的,天天自己也是希望文州能够说出他想听很久的话,但是文州最后却只是希望天天自己能过得幸福。

后来老王父亲病重,老王没办法得回去接手家业,老王想要天天和他一起去北京,天天觉得不行。于是他们俩分手了。

最后天天和老叶走了。

天天接受了老叶的邀请,接受训练成了一名特工。

天天在后来的抗战中执行刺杀任务不幸牺牲。

文州跟着小事情一起去了美国。老王走上了从政的道路。轩哥觉得自己咸鱼不行开始学习管理家业。大孙解散了百花踏上了寻找乐乐的道路。

 

*老王和小事情有点soul mate的感觉,年少轻狂,又是孤身在外的异乡人,有一种抱团取暖的感觉。

*小事情对翔翔也不是渣,翔翔毕竟少年人,尽管在翔翔看来他在追小事情但是小事情觉得就是小孩子瞎闹腾,而且虽然和老王和平分手但是毕竟内心波动很大,短时间内也不想开始新的一段。

*于锋对天天的感情线是小远点明的,锋哥一直把这一段压抑在心里。

 


评论(11)

热度(114)

© 赵承安 | Powered by LOFTER